辅酶Q10

1957年美国科学家发现人体内有一种物质具有抗氧化功能,同年英国爱丁堡大学彼得·麦克博士因在研究该物质与细胞能量关系方面的贡献获得诺贝尔奖。

这种具有抗氧化功能的物质,即是如今大红于保健品和化妆品界的辅酶Q10。在化妆品领域以“Q10”字样吸引眼球, 连最“来去匆匆”的洗面奶都纷纷在包装上打上醒目的“Q10”,说是能抗衰老。在保健品界它通常以辅酵素Q10的名字出现,广告宣称的“保健功能”包含了保护心脏、降血压、降血脂、抗衰老、抗癌、提高免疫力、护肤等等极具号召力的方面。

那么,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些传说的功能又有多靠谱呢?

辅酶Q10是什么

辅酶 Q10又名泛醌10,是一种脂溶性醌, 其结构类似于维生素K,因其母核六位上的侧链——聚异戊烯基的聚合度为10而得名,是一种醌环类化合物。

化学名 2-(3,7,11,15,19,23,27,31,35,39-癸甲基-2,6,10,14,18,22,26,30,34,38-四十癸烯基)-5,6—二甲氧基-3-甲基-p-苯醌

拼音名 FUMEI Q10

英文名 COENZYME Q10

CAS No. 303-98-0

结构式

分子式 C59H90O4

分子量 863.36

clip_image001

辅酶Q10分子结构

其受光照易分解,而受温度、湿度影响则较小。辅酶 Q10在脏器(心脏、肝脏、肾脏)、牛肉、豆油、沙丁鱼、鲭鱼和花生等食物中含量相对较高。摄入大约1斤沙丁鱼、2斤牛肉或3斤花生可分别提供约30mg 辅酶 Q10。

辅酶Q10是1957被发现,1958年被卡鲁福鲁卡斯博士认定了化学结构,并且获得了美国化学学会的最高荣誉Priestly Medal。被称为辅酶Q10的研究之父,当时他提出辅酶Q10对心脏机能起着重要的作用。在实际生活中,卡鲁福鲁卡斯博士,40年来,一直服用Q10,直到91岁去世为止,他一直都是现役教授精力充沛的从事科研活动。

辅酶 Q10在体内主要有两个作用,一是在营养物质在线粒体内转化为能量的过程中起重要的作用,二是有明显的抗脂质过氧化作用。

自Harman于1956年提出了衰老的自由基学说以来,越来越多的实验资料从不同方面证实了自由基氧化损伤生物大分子是造成机体衰老和多种老年性疾病发生的原因。而用抗氧化剂能够有效地清除自由基,具有延缓衰老的功能。

80年代初,瑞典Ernster揭示出类维生素物质辅酶 Q10的抗氧化作用和自由基清除作用。1972年Harman阐述了线粒体的功能与衰老的关系,最新关于线粒体衰老在机体衰老过程作用的报告认为氧自由基对线粒体DNA的损伤程度较对核DNA高16倍。其原因可能与线粒体基质中DNA更易接近内源性氧自由基,并且线粒体内DNA修复机制远不如核DNA。因此推论,随着年龄的增长线粒体DNA内亚单位受自由基损伤增大。

衰老与线粒体辅酶 Q10浓度关系的实验显示线粒体辅酶 Q10浓度降低是骨骼肌的衰老的一个重要方面。一项大鼠的衰老实验研究显示衰老大鼠心脏线粒体辅酶 Q10含量降低,肝脏和骨骼肌内含量更低。随年龄增长的免疫功能下降是自由基和自由基反应的结果。辅酶 Q10是有效的抗氧化剂和自由基清除剂,它作为线粒体呼吸链的组成部分包埋在线粒体内膜脂质双分子中,从线粒体复合体I或复合体II 接受的2个电子后变成醇式,再将电子传递给复合体III。体内辅酶 Q10被大量消耗变成醇式,它既是有效的抗氧化剂,同时也是运动的电子载体,它将氢原子从其羟基转给脂质过氧化自由基,因而减少线粒体内膜的脂质过氧化物反应。在此过程中生成了与辅酶 Q10和辅酶 Q10的醇式不成比例的自由基泛半醌,或与氧发生反应形成超氧化物,自由基泛半醌在超氧化物歧化酶和过氧化氢酶的作用下转运自由基实现解毒作用,如此循环往复呼吸链将辅酶 Q10不断再生成醇式,恢复了它的抗氧化剂活性作用。

辅酶Q10是广泛存在于动植物细胞中的一种小分子有机物。我们知道生命活动的进行是由各种各样的酶来推动的。酶是大分子蛋白质,有一些酶在行使功能的时候需要一些小分子物质的帮助,这些物质被称为“辅酶”。辅酶Q10存在于细胞内的线粒体中。线粒体是细胞内产生能量的场所,在能量产生过程中需要许多酶以及其他分子的参与,而辅酶Q10就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种。在人体内能量消耗多的那些器官里,辅酶Q10的含量就会比较高,比如心脏、肝脏、肾脏等。而人体内的辅酶Q10含量随着年龄增长发生变化,一般人在20岁之后就逐渐降低。

另一方面,辅酶Q10参与细胞内的电子传递,可以清除自由基。现代生物学研究发现,体内过多的自由基会导致遗传物质以及细胞膜的损伤,宏观表现出来就是衰老、癌症等等症状。清除自由基的过程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抗氧化”。

产生能量和抗氧化,是辅酶Q10的两项基本功能。因为这两项功能都与人体免疫力、衰老等生理现象有关,所以辅酶Q10与身体健康的影响也就得到了科学研究的大量关注。根据这些研究结果,除了年龄增长,许多疾病如心脏病、癌症、帕金森氏综合症、艾滋病等,也伴随着辅酶Q10含量的下降。此外,紫外照射也会使皮肤中的辅酶Q10含量降低。

那些传说的功能靠谱吗

既然辅酶Q10有如此重要的生理功能,而一些疾病和衰老又伴随着它的下降,那么补充它是不是就能够防治这些疾病、改善人体机能呢?而这也就是辅酶Q10作为保健品的理论基础。

不过,这种逻辑基础并不是那么可靠。在进一步解释这个事情之前,我们来打个比方。一个人的收入跟多种因素有关,而工作努力无疑是其中的一项。如果进行大规模的统计调查,我们会发现收入高的人往往工作更努力一些。我们很容易理解,工作努力是原因,收入高是结果。如果我们加强“原因”,也就是工作更加努力,那么 “结果”就可能会增加,也就是得到更多收入。但是倒过来并不成立——如果通过一个跟工作不相干的渠道获得了一笔钱,多数情况下不会导致一个人工作更努力。

我们知道衰老和氧化损伤伴随着辅酶Q10的减少,但是谁是原因谁是结果呢?如果衰老、生病是辅酶减少的结果,那么补充它就可能有意义;反之,如果辅酶少是衰老生病的结果,那么多数情况下补充它就没有意义。

问题的复杂性在于我们并不很清楚谁是原因谁是结果,所以 “它对健康很重要,所以补充它就有好处” 完全是一厢情愿,不一定靠得住。“补充辅酶Q10到底有没有用”的问题,必须通过科学实验来检验。

实际上这方面的实验非常多,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膳食补充剂办公室和图书服务中心都发布了对这些研究的审查和总结。结论都比较让人沮丧:在有人研究过的几十项补充辅酶Q10的“益处”中,有“强烈的科学证据支持”的功能只有一种。这种功能是:如果一个人新陈代谢严重异常或者线粒体功能紊乱,有可能导致辅酶Q10在体内的合成不足,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补充辅酶Q10和相关的维生素以及矿物质能够改善身体机能。这种情况下,补充辅酶Q10的“保健功能”就比较靠谱。另外还有一项功能有“较好的科学证据”支持,即补充辅酶Q10能够小幅降低血压。不过它也不是那么确定,也还需要设计更严密、时间更长的实验来进一步验证。其他的那些传说的功能,比如抗衰老、抗癌、抗疲劳、增强运动能力、心脏病、心衰、肾衰等等,则是“没有清楚的证据支持”。

管理规范的中美差异

在中国,含有辅酶Q10的东西可以得到国家食品药品管理局(CSFDA)的认证,可以宣称该“保健品”具有“缓解体力疲劳、抗氧化、辅助降血脂和增强免疫力”的功能。在美国,辅酶Q10是作为“膳食补充剂”销售的,不需要经过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批准。只要不宣称具有任何预防、诊疗、诊断方面的作用,就可以上市销售。在销售中,只要没有发现危害,FDA就不会过问。

这两种方式也体现了中美两国的思维差异。对于美国人来说,你要宣称具有什么功能,就必须拿出明确可靠的证据。如果没有,你就不能说。至于“到底有没有用”,FDA并不关心。它采取这样的管理方式,目标是传达给消费者“准确的信息”。对于一个东西“到底有没有用”,没有科学证据支持,也没有科学证据反对,这就是“准确的信息”。当把这个“事实真相”传达给公众,消费者是“相信它有用”还是“认为它没用”,是消费者的个人选择。而对于中国公众来说,通常希望有一个明确的“有还是没有”的答案。至于这个答案有多可靠,大家反倒不那么关心。就CSFDA批准的这些“功能”,倒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一般而言,也有一些动物实验、体外细胞实验或者调查数据的支持。在科学上,这些实验证据不能用来证明一种东西会不会对人体有效,但是它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中国主管部门和许多消费者的思维基础是,没有证据“否认”这些“保健功能”的存在,还“可能有”,就足以让我们去花钱了。就像许多人说的,“万一有用”呢?

同样的思维方式也体现在“安全性”的认定上。FDA的“膳食补充剂”管理方式是告诉公众:这个东西我们没有审查过它的安全性能,只是没有人报告说吃了它产生了严重后果;你要愿意相信它安全,是你的事情。而中国的管理方式是,一个企业要申请认证,那么你就提供一些我们规定的实验结果;如果这些实验结果符合我们的要求,就认证它是“安全”的。通常,公众不喜欢美国FDA那种“模棱两可”的表示方式,而喜欢中国这种明确的“安全认证”。但是,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不会对人体产生危害”是不可能证明的,所有的安全检测都是“排除法”。主管部门所“认证”的安全,只是排除了规定的那几项危害健康的可能。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轻微的、慢性的危害,是无法“认证”的。

就辅酶Q10来说,在消费者使用以及科学实验中,的确没有发现明显的副作用。即使服用者出现不良反应,也是轻微、暂时的,这也是允许它随便销售的原因。对于未成年人、孕妇、哺乳期妇女、过敏体质的人,使用辅酶Q10是否安全就更无法保证。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都不推荐服用。而它本身也会与其他药物发生反应,或者影响其他药物的功效。所以,中国和美国主管部门的建议都是:正在服药的人,一定要咨询医生是不是可以服用辅酶Q10。不过,这大概只对职业道德良好的医生有效——如果推销了它能够获得经济利益的话,医生的“专业意见”也就不那么靠谱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